PFON colo=#1a1ae6孔雀曼
孔雀曼陀罗的个人空间
 
我的博客 +所有文件列表
原创短篇小说:穿越的犀利哥_2
人气:3283 时间2010/3/26 9:35:11 | 评论(0) Tags:
 
然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都怪我的好奇心!可是这件事情如何给这两个什么白马黑马帮的人解释呢?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外面响起了马蹄声。
黑脸大汉留下白净脸继续看着我,自己离开到外面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嗨,放我走怎么样?”我跟白净脸套着近乎。
“不可能。”
“那告诉我你的名字总可以吧?记得刚才我已经问过你们一遍了。”
白净脸略一迟疑,大概是想到告诉我他的名字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就说,“我叫鲁明。”
“哦,原来是鲁大侠啊,刚走的那位呢?”
“那是我师兄杨帆。”
“你们都是白马帮的人?”
“对。”
“江湖人?”
“你说这些废话干什么?虽然你的穿着很奇怪,但我想你还不至于是个白痴。”
被人骂做是白痴,我有点生气,但顾虑到自己的处境,我只好继续陪着笑脸跟这个鲁明周旋。
好在他对我的戒备心不是很大,基本上是有问必答。简短的对话之后,我已经了解到现在这个年代叫做明启八年,而白马帮也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大帮派,其他大的帮派还有丐帮和五岳剑派等。
听了这些,我感到这个白马帮既然是大帮,就不会不分青红皂白,我只要把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以及跟那个真正的贼人毫无瓜葛就好。
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年代,保住性命是第一要事。

11

“大小姐来了。”黑脸大汉杨帆回来对鲁明说道。
“大小姐。”鲁明恭恭敬敬冲杨帆身后的人抱拳。
两个人口中的大小姐现在也出现在了窗口。
我定睛一看,差点没叫出声来。
这位大小姐一身素袍,头扎双髻,粉白的面庞,一双杏目。
这……这人不是茉莉是谁?可她手里还拿着一对青峰宝剑呢!
是茉莉在玩COSPLAY么?可看对方的神情又不太像。
“大小姐,那贼人不见了,茅草房里只有这个人,他自称孔雀……”鲁明把经过讲述一番。
“好吧,我跟他谈谈,你们几个退后。”大小姐说完这话,一纵身,就从窗口跳了进来。
“别伤害我。”我急忙往后退。
“看你的样子好像不会武功啊。”大小姐微微一笑。
“你说对了,你的剑能不能……”
大小姐点点头,把双剑背到身后。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大小姐沉吟着说。
“我想先请教一下大小姐的芳名不是叫茉莉吧?”
“咦?我叫茉香跟你说的名字倒也有几分相像。”大小姐略一低头,脸蛋上飞起一抹红霞。
“你跟我的女朋友长得倒是十分相像。”
“你说什么?!”大小姐突然凤目圆睁,两把青锋剑同时兜转过来,在距离我哽嗓咽喉一寸远的地方停下来。
“你不是第一个跟我说这话的人,但是曾经说过这话的人都被我割了舌头。”
啊?!我倒吸口凉气。刚吐出一半的舌头也赶紧缩了回来。


12

白马帮的大小姐茉香瞪视着我,那目光……怎么看都像是茉莉。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想着自己心爱的人,我忽然有了种置之生死于度外的感觉。
我把眼睛一闭,脖子一梗,心说,想怎样就怎样吧。唯一遗憾的是没在今生给我心爱的人幸福。
再爱吹牛的男人也该履行他的责任,尤其是爱的责任!
“唉……你把眼睛睁开吧。”
我睁开眼睛,看到茉香把双剑合在一处交到右手上,左手则支起下巴,呆呆地望了望窗外,然后低语道,“好奇怪……我很少会手软……”
“对不起,我并没有冒犯大小姐的意思……我说的是真的。”
“真的?”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也不是个擅长讲故事的人,但是你给我时间,我就会解释清楚的。”
“好,那就先说说你的茉莉,我再决定是否继续听你说这个很长的故事。你放心,我最喜欢去茶馆听说书,只要你说的是真话,我就会给你时间。”
“她……长得真是跟你一模一样,清纯漂亮,但是骨子里那股气质……怎么说来着……腹有诗书气自华!她的美不单单是外表,而是由内自外散发出来的,就像茉莉花的香气。她对我很好,总是鼓励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要更上一层楼。她……”我一连说了很多很多,茉莉的好我以前只是知道,但却很少认真去思考,更没有机会亲口说出来。
说了一通之后,连我自己都惊讶了,而且里面有这么多现代词汇,这个大小姐……她能听懂吗?
我的顾虑是多余了,当我说完以后,茉香轻轻点头,若有所思地说,“我决定听你的故事了。”
“在这里说吗?”我环顾这间茅草房,“这里可不是讲故事的好地方啊。”
“你说的对,跟我回白马帮。”
如此,我便有幸得以过上真正的江湖生活。白马帮真是大帮,连官府都不敢招惹,我跟着茉香回到的只是一个分舵,却也豪华得像是皇家院落。重檐连脊,斗拱雕兽,假山碧波,风光旖旎。茉香通常是在她的练功房里踩着梅花桩练上一路飞鸿泻瀑的双峰剑,在落汗的工夫听我讲与她的时代和江湖完全不相干的故事。
有时候,她也会给我看她用毛笔写作的诗词歌赋,兴致来了,她还会亲手为我做几道江南小菜,对着月光湖影,吃菜饮酒,然后她吟上几首婉约的诗,我则继续讲我的故事。
听我讲得多了,茉香越来越相信我说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而且对我在故事中所描述的事物越来越神往。
茉香最感兴趣的当然还是跟她长相一模一样的茉莉。
“她哪里最像我?”茉香一边看铜镜里她自己的倩影一边问我。
“哪里都像。要说最像嘛还是眼睛。”
茉香眨眨眼睛,幽怨地说,“如果能让我亲眼看看她就好了。”
“哎,也不是不可能哦。”我忽然想起我还带着我的手机呢,来白马帮之后我已经换了他们的装束,原来的衣服钱物都放在了我房间的衣柜里。而手机里存着茉莉的照片。
“快给我看。”
“你等着。”我回房间取来手机。
一直没有开机,这里肯定是没有信号的,但不知道电还剩下多少,没开机也是为了万一要用的时候不会抓瞎。
我按了开关按钮,默默祈祷着,还好,手机顺利打开,屏幕上发出耀眼的光芒。
茉香惊喜地看着我的手机。
“喏,她就是茉莉了。”我把照片调出来。
照片中的茉莉凤冠霞帔地坐在花轿里,那是我们在大观园元妃省亲那里照的。古代人装束的茉莉看起来跟茉香更是一般无二了。
茉香咬着嘴唇,看得很认真。
最后,茉香把手机还给我的时候说,“她……会嫁给你的吧?”
我无言以对,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去。
“对啦,明天你跟我去看我种的葡萄树好吗?那是我小时候种下的。”
“明天?明天不会是你们这里的植树节吧?”
“不,明天……明天就是七夕了。”

13

七夕……葡萄树……牛郎……织女……
天各一方的情侣。
我和茉莉也是,不仅不在同一个空间,也不在同一个时间里。
现在,我眼里能看到的人只有茉香。她正从红木的饭匣里取出佳馔美酒放到葡萄树下的石桌上。
葡萄树很漂亮,紫红的葡萄晶莹剔透。
茉香把盛在石榴碗里的美酒递给我,她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就吟诵起来:“盼顾流兮泪欲滴,霓裳倩影醉花迷。闺中待字蹉跎月,菁无语兮花无期。”
心中的思念啊……我是无心诗酒了。看着日上三竿,这一顿酒恐要吃到晚上了。我心中突然一凛,三竿、七夕,好熟悉的字眼。
莫不是?
“你怎么啦?”茉香注意到我神情的变化,慌乱起来。
她也一定是预感到了什么。
“我……”我筹措着告别的话语,可这并不像给她讲故事那样容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候,茉香忽然拔出了双峰剑。
我还不及反应,茉香已把双剑刺过来。
不,不是刺我,而是刺向我的身后。
我听到一声冷笑,很多天没有听到这个人的声音了,但我确定,他就是犀利哥。
茉香倒下了,软绵绵的,像水中的浮萍一样。
我的意识又消失了。
这一次,似乎过了很久很久。
我甚至觉得已经在梦里过了三生三世。
睁开眼睛,这一回我是在洁白的病房里,守在我旁边的正是茉莉。
“你……”
“别说话。”茉莉做噤声的手势,“你再睡会儿吧。”
我怎么说得着?!“快,告诉我,你是谁?”
“当然是我,茉莉,连我都不认识了?”
“你……你原谅我了?”
“那要看你继续的表现,好好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吧。”
“唉,知道了。”我确信这是茉莉的口吻,很开心。
“瞧你乐的,见到我就这么高兴?”
“嗯,最近又写什么了?我有个好题材告诉你,白马帮的故事……那帮里有好多白马……”
“还有好多白马王子吧?真怀疑你还没有睡醒。你知道么?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
我恢复健康以后,又去找犀利哥,但是他已经不在那个桥洞里了,我又找老凯,可老凯刚把抓进局子,我只好放弃了。
对我来说这次穿越很神奇,但又充满了谜团。
好在茉莉跟我合好了,为了庆祝我恢复健康,我们一起去旋转餐厅吃饭。
那个晚上,餐厅里演奏着动听的乐曲,当我们坐的地方转到正对那窗外的圆月之时,茉莉忽然来了灵感。
“我想做首诗,或许能用到我新写的小说里。”茉莉说。
“说来听
 
相关博客


评论
查看所有留言
评论人昵称:
*
评论人Email:
评论人主页:
评论人标题: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孔雀曼陀罗
孔雀翩翩,曼陀罗舞
文件集子
博客集子 更多… 
博客归档
最近日志 更多…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天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c) 2005 Suzhou Industry Park Under-Sun Digital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