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ON colo=#1a1ae6孔雀曼
孔雀曼陀罗的个人空间
 
我的博客 +所有文件列表
原创长篇悬疑《灵异摄影师之罪欲》第1至9节_1
人气:2608 时间2010/10/22 17:05:06 | 评论(0) Tags:
 

文:孔雀曼陀罗

1

“睁开左眼。”
“睁开右眼。”
“好了,都睁开吧。”
“嗯,没事,眼底有点血丝,眼圈有点红肿,睡眠不好,多注意身体。”
“现在把舌头伸出来。”
“不用叫唤,只要伸出来就好,舌苔嘛,看起来还很健康。”
我被眼前这个戴着金色边眼镜,一身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摆弄着,但是他的检查并没有进入正题。
现在医生又开始拿橡胶锤敲击我的两副膝盖,我的小腿条件反射地弹起,差点没踢到医生的肚子。
“很好,腿很有劲,你不去踢球真是可惜了。”医生一说话,嘴角就会泛出白色的令人恶心的吐沫。
“大夫,我觉得我是这里有问题啊。”我指指自己的脑袋。
“疼吗?”
“不疼。”
“晕吗?”
“也不晕。”
“这是几?”医生伸出一只张开五指的手掌。
“五……”我犹豫不决地说。
“那么这是几?”这回,医生把两只手都伸过来。
“十!”看来之前回答五是对了的,所以这次我回答得更加果断。
“脑袋也没问题嘛!”医生翘起二郎腿,从兜里往外掏烟盒,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把烟盒揣了回去,“差点忘记了,这里是不能抽烟的啊。”
我真想照着医生的大脸踹上一脚,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愤怒,医生端正坐姿,说,“你说你想杀人,可你并没有真正实行嘛!只是存在于你的意识和潜意识中。”
“可我要杀人的欲望很强烈啊!”我狠狠捶着桌子。
“你的神经和心理都极其敏感,我给你开点药,你吃下去就好了。”医生伏案书写,然后把药方递给我。
“如果不好呢?”方子上写的药名我全不认识,医生的字潦草得可以。
“不好你再来。保证把你治好。”医生拍着胸脯说。
第二天,我又去了。
医生还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原本以为他会腻烦我呢,唉,当医生的真是好脾气啊。
“坐吧。”医生指指角落里的沙发。
我小心翼翼地把屁股撅进沙发里。
“舒服吗?”
“还好,倒是没有我家里的沙发舒服。”
“刚买的时候还好,但是坐的人多了就变成这样了。回头我换一个。”医生边说边悠闲地擦拭他的眼镜。
“你这么着急就来了?不是说了要吃一个疗程的药之后再来吗?”
“我等不及了,昨天晚上我差点就杀了一个小乞丐,那个小乞丐太讨厌了,抱着我的腿不放,我说了我不会给他钱的,可他就是不放。”
“然后呢?”医生抬起眼皮打量我,他的这种目光令我很不舒服。
“然后我就卡住了他的脖子,他那小细脖子,我一只手就能卡住了。”我边说边在空中做着卡脖子的动作,医生吓得直往后躲。
“就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他都喘不上气了,脸憋得像个烧茄子。”
“你还是手下留情了哈?”
“嗯,这次我控制住了,但我不敢保证下次还能控制,而且,我卡他脖子的时候,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你知道杀人是一种十恶不赦的犯罪行为吧?”
“知道。”我用力点头,像是想要悔过一样把双手合十在胸前。
“那你还试图杀人?”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来这里看病的嘛!”
“你的工作压力大吗?”
“我的工作?哈哈,不大,跟玩差不多。”
“跟玩差不多的工作啊,真好!”医生露出羡慕的表情。
听说医生的压力都很大,也难怪了。对啦,医生还不知道我是做什么职业的呢,我要不要告诉他呢?
我正想着,医生忽问了我一个很古怪的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这个跟我的病有关系吗?”
“当然,你的岁数应该找个女朋友了,我觉得你想杀人是因为你的欲望无处发泄。”
“真的?”我挠挠头,“伤脑筋啊……为了治我的病,居然要去找个女朋友吗?喂,我说大夫,你真的是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吗?”
从诊室出来,我来到阳光明媚的院子,这里绿草如茵。
有个小护士正在整理她头戴的帽子,我很喜欢她的脸,干净得像瓷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你好。”我对她说。
“你好。”
哦,她的声音也很好听呢。
“那个……”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找女朋友这件事情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伤脑筋啊。
“有什么事情么?”小护士问。
“没事,没事……”我赶紧逃掉了。

2

“睁开左眼。”
“睁开右眼。”
“好了,都睁开吧。”
“我给你开的药都按时吃了吗?”
“吃了。但好像有副作用啊。”我咽了口吐沫,感觉喉咙很干。
医生递给我一杯白水,我一饮而尽。
“会出现幻觉。”
“哦?幻觉啊?”医生推推他的金丝边眼镜。
“会看到鬼……”我压低着声音说。
“你怎么知道你看到的是鬼呢?”
“他们没有脚,在空中飘呢。”
“你说……他们?嗯……就是说你看到的鬼不只一个了?”
“好几个呢,有男鬼还有女鬼。男鬼长得很难看,一只眼珠都掉出来了,舌头也垂得老长;女鬼倒是很漂亮,雪白的脸,鲜艳的红唇,就是看不到眼睛。”
“眼睛呢?”
“被谁挖掉了吧……只有两个血窟窿。”
医生凝神倾听,似乎还在一边想象着我所描述的画面,“血窟窿啊,这样能算漂亮吗?”
“安上眼睛就漂亮了,真的,特别是茹玉琳的眼睛,安在这个女鬼的脸上一定漂亮。”茹玉琳是这座城市里一个走红的女歌手,我还看过她的现场演出,此时,这位女歌手的一对妙目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这样的幻觉不会每时每刻都有吧?”
“嗯……多半是在半夜。”
“哦,那时候你在哪里?”
“哪里?半夜还能在哪里,当然在家里,躺在床上了。”我有点怀疑医生的智商了。
“这样吧,药量减半,但是疗程要拉长。你好像很渴,再来一杯水吧?”
“不了。”我把喝空的水杯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在医院的院子里,我远远地望着那个白净漂亮的小护士,她正急匆匆地穿过花丛,串红和月季似乎把她的裙摆都映红了。
我还是没有想好要跟小护士说点什么,唉,就这么看上一眼也会让我很开心。来医院看病还能有这样的好事,这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
我只请了两个小时的假,现在,我要赶回我工作的地方。
从医院门口坐28路,坐到终点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风车游乐园。
游乐园里有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各式各样的风车雕塑,当然,起风的时候,它们的确可以转动,发出呜呜的声响。这种声响在白天听来还好,但是夜里听了就会感觉很瘆人,好像鬼在哭一样。
所以大家都不愿意上夜班,我也不例外。
快走到游乐园大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算命的瞎子,是否真瞎我可不知道了,因为他戴着副漆黑的墨镜,镜片很厚实。
地上铺着一块手帕大小的白纸,上面写了算命两字,还有个签筒压在白纸上。
大概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他叫住了我。
“先生,抽根签吧,不要钱,免费算。”
“你怎么知道我是先生?”
“脚步声,还有喘气声。”
我停下来,“你这签筒里有几根签啊?”
“三十九根签,三根上上签,三根中上签,四根中下签,五根中签,七根中下签,八根下签,九根下下签。”
“坏签这么多啊!”
算命瞎子叹气道,“人生不得意十之八九啊,处处是艰险,处处是苦难,处处是罪恶啊……”
“也是,都是好事,也没有人来找你们算命了。”
算命瞎子干咳了一声,“我闻到一股杀气。”
“你不会要接着说是我身上发出来的吧?”
“正是你啊,杀气,血光之灾啊!”算命瞎子立起右手食指朝向天空。
“还用你说啊。我浑身都是杀气,也许……我要杀的人就是你。”我轻轻举起手掌,在算命瞎子的后脖颈上切了一下。
算命瞎子似乎受了刺激,一骨碌,滚到了马路牙子下面。
“有的解吗?”我问他。
“我说错了,说错了,您没杀气,您还是抽签吧。”
我捡起签筒,晃了晃,然后从中间抽出了一根签,上面什么字都没有。
“这是什么签?”我把那根签递给爬回来的算命瞎子。
“上……上签!”
“能发财吗?”
“能发。”
“能找到女朋友吗?”
“一定能找到,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哩!”
“你算的准吗?”
“不准您回头找我,杀了我都行。”算命瞎子一脸恐惧地望着我。他的目光已经暴露了他,他一定不是个瞎子。
“好吧,反正我一分钱也不给你。”
“不用给,不用给。”
我甩下算命瞎子,走两步,再一回头,那家伙正收拾了卦摊,落荒而逃呢。
游乐园里人不多,当然,很受游客欢迎的鬼屋前面还是排了不少人。
我从“非公勿入”的侧门进入了鬼屋,鬼哭狼嚎的背景音乐一下子就钻进了我的耳朵,没办法,音箱就在旁边啊。
我走到一口棺材前,打开棺材盖子,把里面的死尸拉了出来,直到这时,那死尸流满鲜血的双眼才睁开来。
“讨厌,我刚做了个美梦。”死尸不高兴地说。
“终于梦到个女孩子肯跟我一起吃饭了。”
“你就这点出息了,我是来接班的,你不愿意起来就接着在棺材里睡好了,不过工资要算我的。”
“我才不傻呢,我回家了。”死尸边说边把我按进棺
 
相关博客


评论
查看所有留言
评论人昵称:
*
评论人Email:
评论人主页:
评论人标题: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孔雀曼陀罗
孔雀翩翩,曼陀罗舞
文件集子
博客集子 更多… 
博客归档
最近日志 更多…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天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c) 2005 Suzhou Industry Park Under-Sun Digital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