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ON colo=#1a1ae6孔雀曼
孔雀曼陀罗的个人空间
 
我的博客 +所有文件列表
原创长篇悬疑《灵异摄影师之罪欲》第1至9节_2
人气:2552 时间2010/10/22 17:05:06 | 评论(0) Tags:
 
材,再盖上盖子。
眼前一片黑暗,我忽然感到一阵悲哀,这算什么工作!凭什么那些小白领就能待在高档的写字楼里吹着空调聊着QQ就把工作给干了啊!不如,先杀个小白领吧,我的心中一下子又燃起了杀人的欲望。

3

尽管戴了副非典时期买的大口罩,齐晴还是忍不住捏住了鼻子。
这个垃圾场显然还没来及进行垃圾分类处理,到处是腐肉、烂水果,还有围着这些恶臭打转的苍蝇,那些苍蝇都快成精了,个头有乒乓球那么大,撞在人身上好像挨了子弹。
西城分局刑侦二队副队长齐天烈就走在齐晴的旁边,对于侄子的表现,他一向不满,总觉得齐晴不务正业,尽管这个年轻的摄影师已经协助他破了几桩离奇的大案。
“别光捏鼻子,注意拍照,别忘记你的责任!”齐天烈严肃地说。
“三叔,这里还用照?离案发现场还用着呢……”
“你又不是罪犯!你知道哪里是案发现场?可能真正的案发现场就在你家,只不过尸体被搬到了这个垃圾场!”
“就杀个小乞丐,用得着费这么大力气吗?……”
齐晴嘴上继续嘟囔,但心里也认同了三叔的看法,不愧是老侦探,就是认真负责,自己这种毛躁的习惯该改改了。
齐晴举起随身携带的照相机一路拍照,终于来到了所谓的案发现场,浓烈的尸臭差点把齐晴熏一跟头。
齐天烈依旧镇定,指挥法医查验尸体。
经勘验,死者年龄为十三四岁,死因是被人卡住脖子窒息而死,死亡时间初步判断是在两天前的傍晚到午夜之间,死者身上还有其他多处伤痕,怀疑是死后被老鼠和野狗咬噬的,从死者衣衫褴褛的衣着来看其身份应该是个乞丐,报案人也说死者是个乞丐,当然,其身份还需要进一步佐证,随身物品没有,只在死者上衣口袋里翻出几毛钱,没有任何证件。
“报案人和发现尸体的人是同一个人吧?”齐天烈问道。
“是同一个人,他叫赵长发,是个收废品的,在派出所备过案,早年有收售井盖和电信光缆的不良记录,为此罚过款,进过拘留所,最近手脚倒是蛮干净的,还时常给咱们提供破案线索。”一名年轻警员说。
“把他带过来,我问他几句。”齐天烈说。
不多时,年轻警员领过一名年近花甲的老汉。
“你就是赵长发?”
赵长发点头。
“什么时候发现的尸体?”
“今天早上。”
“具体时间呢?”
“我没表啊,也就蒙蒙亮的时候吧。”
“你常来这里捡破烂?”
“常来,但最近两天都没过来。”
“那……具体说说今天早上发现尸体时的经过吧。”
“我就是到处翻检,想找点值钱东西,来这里也就是大浪淘沙,来这里的人不少,都是干我这行的,真正值钱的东西不一定能剩下,我就是走到这一块儿地了,闻到股怪味,跟垃圾场别的地方不太一样,我好奇心起,想着兴许能给警方立功呢?就翻起来。当时那场面还真是吓人,两只大老鼠正趴在这小要饭的身上啃呢!那老鼠大的……都成精了!血肉模糊一片,我也看不真切,不知道这小要饭的死没死,就找地方给你们打了电话。”
“你怎么知道他是要饭的?莫非你见过他?”
“咋没见过?!别看我文化程度不高,认人的本领还是很高明的,上次你们通缉的那个连环变态杀人犯我还提供了线索呢!”
“是那个‘一只耳’?”齐晴忍不住插话。
“是他。”
齐晴微微一笑,那个案子齐晴也参与侦破了,而且是破案的关键人物,尽管最后的功劳都归了他三叔齐天烈。
齐天烈瞪了齐晴一眼,继续问赵长发,“你在哪里见过死者?”
“都是繁华街道或广场,比如人民路、中心广场、风车游乐园……他们这帮要饭的都是成群结伙的,找其他要饭的一问就知道了。”
齐天烈点点头,“有事情我们再找你。”
齐晴这时候凑到法医跟前问,“是掐死的啊,那这凶手手劲不小,应该是个成年男子干的吧?”
法医小声说,“有可能。”
“齐晴!”齐天烈叫道。
“在!三叔您有何吩咐?”
“别油嘴滑舌的,赶紧拍照,别嫌我多嘴,这可是你自己要来的。”
齐晴痛快答应着,忙着拍照,为了拍得清晰,齐晴尽可能凑近尸体,这时候,他都是屏住呼吸,等拍好一张,再蹿到旁边,吸口气。
齐天烈看在眼里,一个劲地摇头。等齐晴好不容易拍完照,他冲齐晴招招手。
“给你个任务。”
“三叔,您尽管吩咐。”
“你去调查一下死者的身份,看看他周围有没有可能是凶手的人,即使真的是乞丐,也好歹是条人命,马虎不得,对于草菅人命的杀人犯,我们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齐晴吐吐舌头,生怕三叔继续上纲上线,赶紧答应下来,临走前又问了一句,“三叔,就我一人去吗?”
“不,李纲跟你一组去调查。”
李纲是刚从公安大学毕业分到分局刑侦支队的,是局领导点名要重点培养的对象,李纲为人血气方刚,长相俊朗,擒拿格斗都是高水平,跟齐晴也很谈得来。
李纲开着一辆改装过的小捷达载着齐晴在市区繁华街道转悠,开了十多分钟,在距离市中心广场不远的里二大道,他们便见到了三四个行乞的少年。
小捷达打右蹦灯往马路边的停车带上靠,还没停稳,一个疤瘌头的小乞丐就跑过来拍着车窗玻璃乞讨。
齐晴在摇下玻璃之前小声对李纲说,“运气不错,送上门来了!”
“两位好心的叔叔,我肚子好饿,给我点钱,让我买张饼吃吧。”疤瘌头小乞丐可怜巴巴地说,一边高举着他那双黝黑的皮包骨头的手。
“给钱没问题,喏,这二十块钱够买两个巨无霸的。”疤瘌头小乞丐刚要拿钱,齐晴又把手缩回车内,“但你得回答叔叔两个问题。”
疤瘌头小乞丐眼珠一转,说,“我一顿能吃三个巨无霸呢。”
“小滑头!”齐晴又加了十块塞给疤瘌头小乞丐。
“认识这个人吗?”齐晴从数码相机里挑了几张法医勘验完擦拭了脸蛋之后不算太吓人的死者照片给这个疤瘌头小乞丐观看,从照片里甚至看不出这个少年已经死了。
疤瘌头小乞丐点点头,“认识,我们都叫他三儿,不过跟他不太熟,他总喜欢一个人。”
“他的父母呢……或是其他大人不在身边吗?”
疤瘌头小乞丐摇摇头,“没看到过,也可能有,但我不知道。”
齐晴略感失望,但至少确定了死者的身份,“三儿在这座城市生活多久了你知道吗?”
“他比我来的晚,也就半年多吧。”疤瘌头小乞丐拍拍胸脯,俨然一副老大哥的模样。
“那你应该对三儿比较了解吧?”
“他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吗?”疤瘌头小乞丐警觉地眨眨眼睛。
“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就告诉我他有什么仇人吗?”
“仇人?我们能有什么仇人?顶多是人见人厌罢了。”
“那他有没有跟谁发生过争执呢?”
“啊,我倒是亲眼见过几次,都是跟施主发生了摩擦,有一回有个男人还掐住了他的脖子,哦,就是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事后我还劝过他,别老死乞白赖地要钱,看对方面不善走开就是了,不然招一顿揍就划不来了。”
齐晴眼睛一亮,“你还记得那男人长什么样子吗?”
“那可记不住,有点凶神恶煞吧,或许再见到他才能想起来。”
“那好,这是我名片,如果你再见到那个男人就给我打电话,当然,我不会让你白辛苦的。”和名片一同递过去的是另外三十块钱。
疤瘌头小乞丐答应着欢天喜地地跑开了。
“总算有点线索了。”李纲发动车子。
齐晴却摇摇头,“守株待兔,这可指望不上,凭我的直觉这个案子没那么容易破。”
“你说谁会去杀一个与世无争只为了勉强糊口生存下去的小乞丐呢?”
“乞丐能有多少钱?不会是为财。这么小年纪,更不可能是情杀,也不可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就这么活活地掐死了……如果我判断的没错,凶手一定是个杀人狂魔,只有这样的杀人狂魔才会因常人无法想象的理由而杀人,而且,他一定不会就此收手,他会再次作案!”
“这么说,很快会有下一个无辜的被害人出现了?”
齐晴没有回答,阴郁的眼神望着车窗外的天空,天空也仿佛变得阴郁了。

4

这口棺材还是蛮舒服的,就像一张软床,就是空间有点狭小,不能让我任意翻身,而且,我也不能真的睡着,毕竟,我要时不时在游客经过棺材的时候,蹿出来吓唬他们,游客们似乎很享受这一受到惊吓的过程,可我却觉得这很无聊。
这有什么好怕的呢?不过是一具“尸体”从棺材里跳出来罢了。这并没有让你们感受到真正的死亡的恐惧嘛!
有脚步声,是游客走过来了吧。
干了这么久,单凭脚步声我就能猜到游客距离棺材有多远。
估摸差不多了,我把棺材盖子一掀,跳了出来。
让我有点惊诧的是,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两个美女,她们穿着同样的粉丝衣裙,乌黑秀丽的披肩长发,雪白的瓜子脸,只是两人的目光很不一样,其中一个分外惊恐,另外一个则满不在乎。
不对啊,其中一个美女明显不怕我。
我忽然有点觉得下不来台,便张牙舞爪地作势要朝她们俩身上扑过去。
“哇……”那个刚才救略显惊恐的美女终于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另外那个依旧镇定自若,“涓涓,别怕,是这里的
 
相关博客


评论
查看所有留言
评论人昵称:
*
评论人Email:
评论人主页:
评论人标题: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孔雀曼陀罗
孔雀翩翩,曼陀罗舞
文件集子
博客集子 更多… 
博客归档
最近日志 更多…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天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c) 2005 Suzhou Industry Park Under-Sun Digital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