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ON colo=#1a1ae6孔雀曼
孔雀曼陀罗的个人空间
 
我的博客 +所有文件列表
原创长篇悬疑《灵异摄影师之罪欲》第1至9节_3
人气:2504 时间2010/10/22 17:05:06 | 评论(0) Tags:
 
工作人员扮的。”说着,她还把尖叫中的美女搂入了怀抱,那姿势就好像男人一样。
她真的不怕吗?一不做二不休,我既然已经来到了她们跟前,索性抬手往那个胆大的美女头发上摸去。
嘭,我的左眼上挨了一拳。这个美女不但胆子大,手劲也很大啊。
“让你手欠,老老实实回棺材扮你的尸体去吧。”美女不依不饶地怒喝着。
真想就在这里杀了她!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勇气却在一点一点衰减,直到两位美女手牵手走远,我还是呆在原地没有动弹。
“你怎么啦?”
“有点不舒服,所以……下午我想请假去医院。”
“这样啊,你很少请假的,不过看你的样子真的是不太好。也好,看完大夫就早点休息吧。但是明天还是要来上班啊。你知道我们这里人手不多,一个萝卜一个坑嘛。”经理说完又拉开抽屉,点出我这个月的工资塞到我手里。
我要求过一下验钞机,经理点点头,同意了。
我紧盯着验钞机上跳动的红色数字,心里忽然感到一片茫然。
揣着一口袋的钞票,我走出了游乐园,真希望那个算命瞎子还在门口,我揉揉左眼,这样我就可以找个借口揍他一顿。我已经很久没被人打过了,尽管对方是美女,我这口气也咽不下去啊。
我得找个人说说,当然,医生是最好的倾诉对象。
挂完号,进了诊室。
看到我,医生像见到老朋友一样冲我打着招呼。
“对不起,大夫,又打扰你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正闲的无聊。”医生把扣在桌子上的书合起来。
“你在看书?”
“是啊,无聊嘛!”
“是医学书?”我对医生看的书很感兴趣。
“哲学书。”医生善解人意地把那本书递给我。
这书的封面设计得很压抑,书名触目惊心,写着“犯罪欲望”四个大字。或者说,这几个字引起了我内心深处的共鸣。
“这书能借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拿走吧,看完了还我就行。”
“太谢谢了!”我爱不释手地翻动着书页,“这真的是哲学书啊?”
“你要是把它当恐怖小说看也行。”医生说完,凑近了我的脸,这是他的例行检查。
“你好像被人打了呀,左眼有点青肿。”医生拿着个小手电,晃得我的眼睛直冒雪花点。
“是被人打了。”我承认道。
“谁啊?不会是你想杀的人进行了殊死抵抗吧?那要算正当防卫,你得不到一丝赔偿的。”
“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只是个游客。不过经理说客人就是上帝,他们要打我们,我们绝对不能还手。”
“这就是你的工作吧。那就算工伤了,你可以要求你的经理给你赔偿。”
“大夫,你真是个好人,老为我能否得到赔偿而操心,其实我倒无所谓的,经理今天发我工资了。”
“哦,那你来找我不是专程为借书的吧?”
“大夫,我还是想杀人,但我又没有十足的勇气。”
“这是当然的啦,你从来没有杀过人,突然要杀人,你会手足无措的。”
“但凡事总要有第一次的吧?”
“嗯,是这样,但第一次不那么容易,万事开头难。或许,你可以先拿小动物下手。”
“小动物?猫和狗算吗?”
“跟人类比起来,它们的确很小了,但我不建议你去杀猫或狗,它们都是人类的朋友,嗯……让我想想,如果你实在忍不住,可以去杀老鼠。”
“老鼠?”
“对,你杀老鼠,没有人会反对,动物保护组织都不会找你的麻烦,在人类眼里,老鼠、蟑螂都是讨厌的生命,死了也不会可惜。而且,老鼠你很容易找到。”
“去哪里找呢?”
“垃圾场总该有的吧?”
“哦,垃圾场啊。”
“那个……药按时按量吃了吗?”
“都按照你说的吃的。”
“好,继续坚持,你的病好了就不会再想着去杀人了。再说,杀人本来就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杀人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望着拉着窗帘的窗户。
我站起来,走到窗边,“我可以把窗帘拉开一下吗?”
“可以,如果你高兴的话。”医生又开始擦他的金丝边眼镜了。
我轻轻拉开窗帘,往下望去,这里是三楼,可以看到院子。就像我预料的那样,那个干净的小护士就站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微风轻轻吹动她帽子下露出的发丝。
此时,医生踱到我的身边,“你在看什么?”
“她。”我指指小护士,她刚好把头转向这边。
“她叫满庭芳,是个出色的白衣天使。你……不会在打她的主意吧?”
“大夫,是你说要我找个女朋友的。”
医生苦笑了一下,“但是小满的眼光很高哦,我们医院好几个医生都吃了闭门羹呢。”
“也许她的大门只为我打开呢?”
“你能这么想也不错。反正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帮你,也不会阻止你。”医生说着把窗帘拉上了,屋里的光线一下子黯淡下来。

5

跟医生告别后,我就来到院子里寻找我心目中的女神。
小护士,不,满庭芳,此时她正站在一株白玉兰下面。她不忙吗?为什么总是喜欢待在院子里。她的神情似乎很忧郁,是有什么心事吗?可惜我不是医生,不能看穿她的心事。
她一动不动,我也一动不动,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院子的两个端点上。
直到另外一个护士走过去跟她说了句什么,她才转身离开。
我怅然若失地望着她那苗条的背影,跟上两步,但很快停下。
医生告诫我的话回响在我的耳边,她是个很难追的女孩,我该怎么做呢?她是个圣洁的白衣天使,而我只是个马上要蜕变成杀人魔鬼的人。我对医生说话时的自信已经荡然无存了。
“咦?你还站在这里?”脑后忽然响起温柔的女声。
我转过身,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是满庭芳!
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
还有,她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难道只是在我想心事的这短短十几秒内吗?
“怎么不说话?”
“我……”
“你不爱说话?上次也是,你什么还没说,就走了。今天有时间了?在这里陪我站了这么久?”
“原来你早知道我站在这里了啊。”
“那当然,我又不是瞎子。”满庭芳眨眨眼睛,明媚的眼眸里在阳光下仿佛反射出秋水的粼光。
“你是这里的病人吧?”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还会脸红呢?真有意思。”
没想到我心目中的女神是个很健谈的人,我一直提着的心慢慢放下来。
“来这里的不是病人就是病人的家属,生病不可怕,只要治好了就没事了,是病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对啦,你在哪里工作?”
“游乐园。”
“风车游乐园?”
“就是那里了。”
“太好了!如果我去的话,能给我门票优惠吗?”
“我可以带你进去,不要门票,游乐设施也都免费玩,还可以走特殊通道,不用排队。”我虽然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可在心里却感到一阵焦虑,我要怎么打点那些平日并不太来往的同事呢?
“你没骗我吧?我可把你的话当真啦!”满庭芳开心地说,她笑起来真的可以迷死人,看到她高兴的样子,我的心情也受到传染,人也似乎要飘起来一样。
“没骗你。”
我把手机号告诉她,“来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通常上白班。”
从医院出来,我就直奔离市区最近的一家垃圾场。
这家垃圾场其实就在风车游乐园的后面,经理和投资方有意把这块地皮买下来,作为游乐园扩建之用。
只不过一直没有谈拢地皮的价格,因为这一块地归属于一家濒临倒闭的钢厂,钢厂厂长把这块地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想卖个高价钱。
垃圾场可真大,放眼望去全是垃圾,看不到一个人。
我站在一个制高点,感觉自己就像个孤独的战士!
“来吧,老鼠!”我冲着天空大叫。我的叫声惊起了远处的几只乌鸦,它们腾空而起,飞上了阴云密布的天空。
没一会儿,我就在垃圾中翻出了一只老鼠,不过它已经奄奄一息了,是只又老又肥的老鼠,我掐住它的脖子,帮助它出尽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口气。
犯罪——就是从杀一只老鼠开始的吧。我在心里嘀咕着。
对啦,那本从医生那里借回来的书!
我打开《犯罪欲望》的扉页,上面有这样一段话:这是你的原罪,你永远也无法洗脱的罪名,当你降临在这个罪恶大地之上时,便注定了!
尽管没有完全理解,但我分明感受到在阅读这段文字时胸中燃起的力量之火。
我忽然对这本书的作者产生了兴趣,我在书的封皮拉页上找到了作者的照片,凌乱的头发,冷漠的眼神,不对称的五官,下巴上丛生的胡须……等等,我见过这个人!而且见过不止一次!
是他吗?他叫谷维?还是个作家?可他就住在我那栋居民楼的半地下室里。

6

我的晚饭通常是自己在家对付着吃。钱多的时候也会去下下馆子。
最喜欢去的还是小区门口斜对面的那家小面馆。
老板兼大厨是山西人,做的刀削面非常地道。
这天晚上,我正在这家小面馆里吃面,就看到了谷维掀开塑料门帘走进来。
他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然后没看老板递过去的菜单,直接要了碗刀削面。
以前没注意过他的声音,现在听起来略感沙哑,反正不是很好听。我情不自禁地又想起小护士满庭芳那动听的嗓音。
她现在在干吗?跟谁在一起?
见鬼!我忽然发现我连她是否单身都不知道呢。
 
相关博客


评论
查看所有留言
评论人昵称:
*
评论人Email:
评论人主页:
评论人标题: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孔雀曼陀罗
孔雀翩翩,曼陀罗舞
文件集子
博客集子 更多… 
博客归档
最近日志 更多…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天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c) 2005 Suzhou Industry Park Under-Sun Digital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