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ON colo=#1a1ae6孔雀曼
孔雀曼陀罗的个人空间
 
我的博客 +所有文件列表
原创长篇悬疑《灵异摄影师之罪欲》第1至9节_4
人气:2515 时间2010/10/22 17:05:06 | 评论(0) Tags:
 
直到老板给谷维端上了热气腾腾的刀削面,我才重新把注意力会聚到谷维身上。
他的衣着真朴素,白色衬衫已经快没本色了,发青发灰,裤子是蓝色水洗布的,裤脚的地方满是油污和褶皱。
谷维拿筷子的那只手倒是显得很有力。
这样一个潦倒落魄的穷作家为什么要写《犯罪欲望》这本书呢?
我随身携带着这本书,只不过为了不引人注目,用废报纸包了个书皮。
我一边悄悄观察谷维吃面,一边翻开这本书,从目录页挑我感兴趣的章节看。
“你的欲望是什么?”
最基本的欲望是生存。人类都有活下来的欲望,本来是在多么艰难的环境下,所以在困难时期,没有粮食,人们才会去吃草根树皮充饥。
欲望是一点一滴积累的,在生存欲望满足之后,人类才会有更高级的欲望。就像一座欲望金字塔。
达成作家的欲望是人类最原始的、最基本的一种本能。
“尝试压制欲望。”
欲望与道德、理智、法律等桎梏相矛盾。如果你在欲望初级阶段,可以尝试压制欲望。
对欲望不理解,人就永远不能从桎梏和恐惧中解脱出来。如果你摧毁了你的欲望,可能你也摧毁了你的生活。如果你扭曲它,压制它,你摧毁的可能是非凡之美。——印度20世纪伟大的哲学家、心灵导师:克里希那穆提
压制欲望有可能带来无法想象的后果,你可能会因为压制欲望变成痴呆或是精神分裂。
“人有两种罪。”
人有两种罪——原罪与本罪,原罪是始祖犯罪所遗留的罪性与恶根,本罪是各人今生所犯的罪。
我正看到这里,谷维叫了老板结账,然后走出了小面馆。
我也赶紧合上书跟了出去。
本来以为谷维会回家,没想到他却直奔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
我索性继续跟踪,看看这家伙在不写书的时候都干些什么,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尽量不引起他的注意。
在站台上等车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来了一辆37路车,他上去了,我也紧随其后。
车上人很多,我跟谷维保持了两三个人的距离,目光也是飘飘忽忽,不刻意看他,只在快到站点的时候,我在瞟向他,看他是否下车。
忽然,我发现了一只罪恶之手,大概是受谷维那本书的影响,我居然也用了罪恶这个词。那只手正伸向一个穿牛仔裤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的屁股兜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拽出一个皮夹。
我想谷维站立的角度也该注意到了这只手,但他丝毫也没有声张,反倒是掏出一个小本子记录着什么。
不愧是作家,我在心里暗暗佩服。
这样过了七八站,那个小偷又接连偷了两个警惕性不强的无辜群众,也都被谷维记下来。
在离酒吧街不远的那一站,谷维下车了,我也跟着下去。
谷维就在路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来。我跟他拉开一段距离,开始蹲着掏出手机假装打电话发短信,后来蹲累了,也找了张长椅坐下。
奇怪的是,谷维再没有其他动作,看他那副样子也不像在等人。
就这样,夜色慢慢笼罩了这座城市,谷维忽然站起来,往一家酒吧走去。

7

酒吧很漂亮,黄色的屋顶,橙色的假烟囱。
招牌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字体的D,窗户很大,能一眼望到里面的舞台,不过,当有客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时,他们多半会选择把薄纱的窗帘拉上。
路边还支了几顶彩虹色的阳伞,伞下是精致的酒桌和乘凉椅。
谷维已经走进了酒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跟进去,就在离酒吧不远的一棵树后面躲着。
他应该跟我一样穷,怎么有钱进这种地方消费呢?
不,他不应该是来消费的……那么,他是来找人的?
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
酒吧可是鱼龙混杂之地,谷维要找的人会不会跟他的写的这本书有关?
我正想着,谷维从酒吧出来了,看他的表情跟进去之前大不相同,既急躁又有点懊恼,他沿着酒吧街走了一段路就转进了一条小胡同,这一片位于酒吧群落的后面,到处都是老旧的居民楼。
走到一根电线杆子前,谷维停住,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跺着脚原地等待。
我躲到一个垃圾箱后面,尽管气味难闻,我还是忍住了,我期待着精彩的场面。
果然,我的期待没有落空,从胡同紧里面走出一个化妆妖艳身材丰满的女郎,她上身穿着紫色碎花吊带衫,下身一条白色牛仔热裤,手里挎着一个很时尚的小包。
“你来了。”
“真讨厌,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的啊?我都改手机号了,你从哪里要的啊?”
“从你工作的酒吧。”
“你可真烦人,居然还去找我的同事!你都跟他们说什么了?”
“俞凌,不要这样,我什么都没说,我就是问你的手机号。”
“咱们当初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这人怎么老是纠缠不清?!我看今天咱们把话说的更明白点。你我就到此而止,以后不要再来往,你也别给我打电话,别再来烦我了,好不好?”
“我就是忘不了你……咱们……咱们做普通朋友不好吗?”
“不好,不好!”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好?”
“你这个书呆子跟我就不是一路人,你还是乖乖写你的书去吧,找个涉世不深的女孩结婚,别找我这样的。”
“可我就喜欢你,不……是就爱你!”
“别傻了,什么爱不爱的,就那么回事,我需要的不是爱情,是房子是钱,你能给我什么?”
“我能给你我的全部,甚至我的生命,我的尊严……”
“生命值钱吗?尊严又值几个钱呐?求求你说话现实点好吗?”
谷维小心翼翼极尽讨好的表情真令我厌恶,真想冲出去大骂他,但我还是忍住了。
因为谷维接下来的话令我的心怦怦乱跳。
“这里该吵到你的邻居了,咱们还是找个僻静的地方吧。”
僻静的地方?或许会有好戏上演哦?
那个叫俞凌的妖艳女郎看看四周,皱着眉头答应了。
他们到了僻静的所在,以为不会再有人看到他们的争吵,没想到还有我的存在吧!我心中一阵窃喜。但愿我希望看到的那一幕能够发生。
谷维,你写了《罪恶欲望》,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罪恶!
天色更黑了,这里周围又很安静,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不敢靠得太近。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反而降低了,我听不真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仍在争执不休。
这个女郎有什么好的?除了脸蛋漂亮点身材惹火点,我觉得她根本就是垃圾嘛!谷维竟然爱上了这样的女人。
我暗地里为谷维的选择而气愤。
这时候,两个人好像谈崩了,女郎转身要走,但是谷维用力地拉住了她的胳膊,两个人开始扭打起来。
突然,谷维掏出了一把刀子,是要杀那个女郎吗?不,这个没出息的男人竟然掉转刀头指向了自己的脖子。
女郎似乎没有阻止他,只是轻蔑地一笑。那笑容实在招人恨,连躲在远处的我都要冲出去扇她一耳光了。
谷维的手一松,刀子掉落到地上,他蹲下身子,他没有捡刀,却抄起了一根棍子。
我的心跳又加速了,我知道我期待的是什么。
不出所料,谷维抡圆了手臂把那根棍子砸到女郎的头顶上,女郎应声倒地,谷维的腿哆嗦了一下,扔下棍子转身就跑。
等谷维跑远了,我才走上前打量那女郎,夜色中她额头上渗出的鲜血依然醒目,都流到了她紧闭的眼窝里,那模样像极了我出现幻觉时看到的被挖去双眼的女鬼。
寒光一闪,我注意到谷维忘记拿走的那把刀子。

8

刀子,凶器,上面一定还有谷维的指纹。尽管没有什么侦破断案的知识,但是侦探电影电视剧我还是看了不少的。我从兜里掏出条手绢,擦了擦鼻子,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手绢包住刀子,包好了,放进我的包里。
下面……该处理这个被打晕过去的女郎了。我确认她没有死,她的呼吸正常,把手指放到她的鼻孔前面还能感到一阵温热,胸脯也在微微起伏,现在要杀她真的是易如反掌。
可我并不想乘人之危,而且这一刻,我没有丝毫的杀人欲望,真奇怪,在我欲望高涨的时候却又没有了杀人的机会。
我把右胳膊绕进女郎的腋下,左胳膊穿进女郎的腿弯处,将她抱了起来。
本来可以先给她包扎一下的,但想想又觉得没啥必要,反正流的也不是我的血,不痛不痒的随她去好了。
我抱着女郎上了大马路,车子看到我都躲着走,连出租车都不停,最后好不容易才停下一辆。
司机帮我开了车门,“怎么了这是?你老婆?”
我把满脸血污的女郎放到后排座椅上,然后我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少废话,开车,去医院!”
司机被我吓到了,乖乖开车。
大概是急于摆脱我吧,他开到了最近的医院,巧的是,这里正是我常去的那家医院。
救人要紧,我也顾不上付车钱,抱着女郎就进了急诊大厅,走得太急了,迎面差点撞倒一个小护士,她惊叫一声,我定睛一看,竟然就是满庭芳!
“是你……”她看我一眼,目光随即转到我怀抱的女郎脸上。
护士就是护士,这样恐怖的血污脸孔一定见怪不怪了,“跟我来!”她说了一句,就转身在前面开路了。
女郎被送进外科手术室治疗,我就坐在外面靠墙的一排蓝色塑料椅子里,感觉很坦然。
也就是十分钟的功夫,满庭芳一个人从手术室出来走到我面前。
“她没事吧?”我抬头看满庭芳,此时她已经戴上了口罩,只露出一对汪
 
相关博客


评论
查看所有留言
评论人昵称:
*
评论人Email:
评论人主页:
评论人标题: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孔雀曼陀罗
孔雀翩翩,曼陀罗舞
文件集子
博客集子 更多… 
博客归档
最近日志 更多…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天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c) 2005 Suzhou Industry Park Under-Sun Digital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