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ON colo=#1a1ae6孔雀曼
孔雀曼陀罗的个人空间
 
我的博客 +所有文件列表
原创长篇悬疑《灵异摄影师之罪欲》第1至9节_5
人气:2633 时间2010/10/22 17:05:07 | 评论(1) Tags:
 
着秋水般的妙目。
“没事,缝了十针,有点轻微脑震荡,她是你女朋友?”
我苦笑说,“我一直单身,哪来的女朋友。”
“那她是……”
“不认识,路过看到她倒在地上,大概是被坏人打劫了吧。现在走夜路不安全,你也小心点。”我后面对满庭芳说的话可说发自肺腑。
由于满庭芳戴着口罩,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明显温柔了许多。
“没想到你还是个见义勇为的人哪!”
“作为一个守法市民,这是我应该做的。”
“但愿我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能遇到你。”
“但愿你不要遇到这种事。”
“对啦,本来不是说要去你们游乐园玩的吗?但是最近老加班,明天……明天你在吗?”
“明天?当然没问题了!”我难掩心头的喜悦。
做好事有好报,这话不虚啊!医生让我找个女朋友看来也不无道理,或许,眼前这位美丽圣洁的白衣天使真能治好我的病!

9

这是一片荒郊野地。
远处能看到淡淡的屏风一般的山脉。
有风在吹,感觉很清冷。
风中还可以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刀刃上反射着寒光,从里面还能看到我的一只眼睛,眼睛里充满了罪恶的欲望。
在我面前的地上趴着一个长发女人,她的姿势是如此古怪,披散的头发覆盖住她整个脑袋。
“把头抬起来好吗?”我轻声对她说。
“好……”女人有气无力地说着,然后抬起头来。
惨白无光的脸,淡淡的眉毛像八字一样往颧骨处撇去,空洞的眼眶被卫生球似的的白眼球充斥着,她呆呆地望着我,然后舔舔嘴唇。
“好难看!”
女人似乎被我这话激怒了!她腾地一下蹿起,伸出两只长长的手朝我的脸上抓过来。
等她的手再缩回去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满手的血污。
我恨恨地把手里的刀子剁下去,就像切菜一样容易,女人的脑袋掉了,还朝着一个小土坑滚过去,但她的表情分明是在嘲讽我,我追过去又是一刀,两刀,三刀,感觉手都砍麻了,女人的脑袋被剁得稀烂。
我却在这时候惊醒了。
有股香味从客厅里飘出来,我下了床,来到客厅。
餐桌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脑,香味就是它发出来的。
“姑妈?您来了?”
姑妈从厨房走出来,湿乎乎的手在围裙上擦拭着,“你醒了?我一早来的,看你还睡着就没叫你,豆腐脑是我在楼下早点铺买的,你趁热吃了吧,今天是不是还要上班啊?”
“对,待会就得走。”
豆腐脑应该很香,姑妈知道我爱吃这口,特意给我买的,可是这个早上,我却怎么吃怎么不对胃口,好像身体本能地在抗拒它。
临出门前我对姑妈说,“您也别收拾了,早点回去吧。”
“不收拾哪儿行啊,我才几天没来,你这里就脏得跟狗窝似的。唉,你早点讨个老婆吧,那样姑妈就脱离苦海喽。”
老人家的感叹,常让我觉得很无奈。
以前一直没有想过讨老婆的问题,觉得那是离我十分遥远的事情。
真要有个老婆,似乎也不错啊!
那个小护士,如果把她追到手的话,她愿不愿意做我的老婆呢?
我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一部恐怖小说,这部小说名叫《七日妻子》,奇特的是小说有多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说的是主人公是个疑心很重的小心眼男人,怀疑妻子对自己不忠,而且嫁给自己的目的也不单纯,于是他设计了一个诡计,在七日之内谋害妻子,这个主人公毫无杀人经验,但他的手段却欺骗了周围所有的人,结局更是出人意料。
如果要我杀害自己的老婆,我能下得去手吗?
我的头开始疼起来,该死的医生,他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药!?



 
相关博客

评论
1.Re:原创长篇悬疑《灵异摄影师之罪欲》第1至9节_5
2010/10/25 14:50:17

好看,继续

评论
查看所有留言
评论人昵称:
*
评论人Email:
评论人主页:
评论人标题: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孔雀曼陀罗
孔雀翩翩,曼陀罗舞
文件集子
博客集子 更多… 
博客归档
最近日志 更多…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天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c) 2005 Suzhou Industry Park Under-Sun Digital Co.,Ltd All right reserved